遭遇兩件憋屈事,調整情緒很重要

2018年10月18日17:48 來源:都市現場 作者:曹小朋

  轉眼在《都市現場》做了12年新聞,按理說什么樣的場面什么樣的人都接觸過,對于別人的表揚和責怪早已司空見慣,應該做到寵辱不驚,但是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讓我有點上火,不知應該如此還是要學會克制。

  第一件事,是前些天做了一個賓館前停車被砸的稿子,投訴人認為賓館有保管責任,甚至懷疑砸車人與賓館有仇恨,拿客人的車泄憤。賓館方面由于負責人不在,我當時電話采訪了經理,都是一些解釋和理清責任的話。節目播出后,賓館老板打來電話,說我們用了他賓館的畫面,對賓館有負面影響。我解釋說,兩方的說法都用了,我們也沒有說是他的責任。但是他不管這些,說我們經理說了那么多,你怎么只用幾句話?我說節目時間有限,只能挑重點的用。但是對方根本聽不進,問我們在哪辦公,聽得出語氣不好。我說在南昌,他說你不是吉安的號碼嗎?你現在怕挨打是吧?不要以為我找不到你!我當然也不服軟,我說誰怕誰啊,然后掛斷電話。

  其實做稿子時也知道這事與賓館沒多大關系,因為停車位是公眾的,不是賓館專用,也不收費,只是當天要做特別關注,有監控畫面,還是可以做個稿子。如果站在賓館的角度說,他們沒有責任,卻又造成負面影響,有情緒也能理解。我知道這樣的人也就是想出出氣,并不敢真的怎么樣,可是這樣的電話確實令人心情不好,以后遇到類似事情,或許對賓館名字做些處理會更好些。

  第二件事,發生在前兩天,遂川一所學校的學生在學校被打得做了開顱手術,主要責任在學校,但是有一些信息比如傷情鑒定、案件處理到什么程度,需要去派出所了解。當時所長就說不要采訪,不過也介紹了情況。回來的路上就接到吉安市公安局宣傳處處長的電話,說你是不是去了派出所,怎么不跟我們打招呼?聽說你們偷拍了,怎么能這樣?劈頭蓋臉一通。前面我還是好聲好氣跟他解釋,只是去了解,按規定各級部門應該配合采訪,既然他們說內部有規定不能接受采訪,我們也只是錄音做個記錄,不一定會用出來。但是對方越扯越遠,說萍鄉有民警因為接受采訪,影響警察形象,被脫了警服,你是不是也想要人家脫警服?是不是要針對警察?

  我一下情緒也上來了,說我只是例行公事,我又沒能力脫他的警服。后來又跟他理論了半天有沒有偷拍的權利等。對于這種從心底不尊重記者,高高在上官僚作風嚴重的人,我想我也確實沒必要委曲求全,該理論就要理論,我又沒做錯,為什么一定要低頭屈服呢?雖然覺得沒有做錯,但是還是影響心情。

  回頭想想,最近確實有些焦慮,情緒是一點就燃。對于通過報道解決了問題,別人送來的感謝話,有些麻木;對于別人不尊重的話,聽了幾句就會冒火。而現在記者這個行當似乎越來越不受尊重了,自媒體、假記者太多,整個行業不景氣,越來越多的人對這個行業失去信心,有能力有機會的都在想別的出路。不過不管怎樣,生活都得繼續,該堅守的還是會堅守,我們也還得學會調整自己的情緒,學會更理性地解決問題。

32张骨牌牌九图片